第三方观点

对从小姚那边搜刮过来的过期人物周刊非常非常非常有爱……

以下灰底黄字全部摘自那期杂志,只是拿出来大家分享一下……

背景:

这家研究所的全称是格奥尔格•埃格特国际教科书研究所(Georg Eckert Institute for International Textbook Research),成立于1975年,名字来源于格奥尔格•埃格特教授。他是当时布伦瑞克教育学院历史教学法专业的教授,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德国委员会的主席,1974年去世。该研究所以研究历史、地理和社会三个方面的教科书为主。
法儿克•平厄尔(Falk Pingel),比勒费尔德大学历史学博士,是格奥尔格•埃克特国际教科书研究所现任所长。读大学的时候,经历了德国著名的68学生运动,“那一代的青年人对纳粹历史都爱刨根问底”。1999年在上海外国语大学担任客座教授,对中国文化有浓厚兴趣,还送女儿到天津学过半年中文。
研究所的中国专家施耐德女士(Claudie Schneider)有个很好听的中文名“施梅笛”,能说一口流利的中文,先后在成都和北京待过。



人物周刊:您觉得东亚国家,如中国和韩国,对日本教科书问题的反应是否合理?
施梅笛:这种反应是可以理解的。韩国人或者中国人觉得受到了攻击,引发了内心的愤怒,这是完全能够理解的。德国和日本媒体说,这一切都是中国政府组织的,我不同意这种观点,虽然不能说这是一场民族运动,但它是受到社会支持的。我不知道,这当中是否存在信息不对等的影响,比如中国人和韩国人是否知道,这本教科书只是很多教科书中的一本,而且只有很少的学校使用它。如果不知道这些,可能会让人觉得,日本人普遍都支持战争,这肯定也是不对的。日本社会在这个问题上的分歧很大,我觉得大部分日本人是承认战争罪责的。
还有,我不知道在这个问题上,“历史”的比重有多大,还是说把“现在”也拉入谈论范围,比如钓鱼岛争端,经济合作或者竞争等。


=====忍不住插话的分割线======

显然东方人与西方人的思维逻辑的偏差,中国人相当喜欢将人定性然后分门别类,接着好似分到同一类别这一群人真是完全一模一样的了。而且,在定性的时候,通常也喜欢两分化,不是这边就是那边。果真人类是如此的话,那心理医生的工作就轻松很多了……

=====回摘录的分割线======

人物周刊:施梅笛女士您去过中国很多次,而且呆的时间也不短,您有没有感觉到很多中国人对日本人的态度?
施梅笛:我觉得不能一概而论地说中国人,中国人是多种多样的。我当然听过很多出租车司机说“希特勒很了不起,但是日本人坏透了”。我也跟我在中国的大学同学谈过这个问题,他们的观点都不一致,有些人还学日语呢。所以我觉得每个中国人对这个问题都有自己的看法。
但是有一点是肯定的,中国人面对日本人都有种挫败感,这跟历史教育有关,也跟书籍、电影的影响有关。好几年前我去过南京,参观了南京大屠杀纪念馆。我当时觉得这个问题得到了很好的解决,展览当然对日军的残暴进行了很详细的描述,但是我觉得展览的整个构想、建筑、尤其是结束语都是趋向和解的。我觉得这是一个很好的解决方式。
人们当然要问自己,日本和中国应该从这场战争中吸取什么教训,应该给日本人和中国人的下一代传达什么信息。但是如果只是支持某种仇恨,而不提供解决方案,当然是有问题的。

人物周刊:日、韩、中之间的教科书问题能否借鉴德国和法国或德国和波兰教科书问题解决方法?还是您觉得东亚有其特别之处,比如思维观念?
平厄尔:我有种感觉,中国、韩国和日本之间的对立是一种政治层面上的对立。这与德国和波兰之间不同,1970年勃兰特德国总理在华沙集中营起义纪念碑前下跪是波兰人没有预料到的,这让波兰人大吃一惊,其实对德国人来说也一样(笑)。接下来德波之间的教科书对话,也不是波兰政府要求的,而是双方的学术界、文化界都愿意开展对话,这是自下而上的,而不是政治层面决定并要求的,我觉得这是一个很大的区别。
如果在中、韩、日之间成立一个像德波教科书委员会一样的机构,能够不受政治层面的影响自由地开展对话,我认为这很难做到。因为这个委员会很难摆脱政治层面的影响,而且在开展对话之前大家都要求日本道歉,而这种压力无法让委员会自由地工作。德波教科书委员会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是自由的,根本没有引起政治层面的注意,所以他们可以自由对话,直到最后在政治层面引起争论,但那时委员会内部已经达成了一致意见。

人物周刊:您能否对东亚教科书问题的解决提点建议?
平厄尔:我有些怀疑,一个类似的中、日、韩三方委员会在目前的情况下是否真正能够自由对话?参与对话的人是否能够不把自己看作政府的或者人民的代表,不把自己当作某个集体的发言人,而是作为独立的有责任感的学者。这可能是非常欧洲化的模式,不是吗?如果你问德国人对这个委员会的希望是什么?可能很多德国人不会说“我们最终要保证德国人民的利益”,而是“我很感兴趣,我们能和波兰和好,我希望能为此做点什么
。”


=====摘录完毕的分割线======

其他话懒得说,就只说一句今天的念头,事实上自我分析的话,我自认绝不是亲日的,我是现实派,哪个产品对我味就选哪个,跟哪个国家产的无关……影视、音乐作品也一样……甚至包括政治等等……但被误解多了,也有点懒得再解释,你们说什么就是什么吧……any way, I'm myself
或者,就因为你们反日,我还就亲日了,那又如何?
Sb. Say | Comment:1 | Track Back:0 |
<<1:13 | HOME | Black Cat>>

Comment

独立的有责任感的学者

这几个字真是……
2008-07-26 Sat 10:54 | URL | 梦 [ 編集]

Comment Post















Only the blog owner will see your message.

Track Back

| HOM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