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方语言

大概最近比较浮躁,所以看完那个关于周立波是否比小沈阳高雅的傻X讨论节目后,彻底爆发了……
说着节目傻,是因为这立题太有问题了……大致能明白节目组是想讨论,这俩人的表演到底谁更俗一些,但是到底节目标题总不能改成小沈阳是不是比周立波要俗,毕竟小沈阳爆红在前,但是呢,节目组啊节目组,低俗的反义词并不一定是高雅吧?我们说一个人不矮,但这并不意味着这个人就是高的。


然后,抛开立题的问题。。。再次看到江小鱼先生。说实话,对于江小鱼先生到底水平如何,我无法评价,毕竟对其完全不了解,按照节目对其的文字介绍是跟春晚啊青歌赛相关的,好吧,我对这两项都不熟(为了防止出现其实看过,我却不自知的情况,去搜索了一下。。。于是此男是个泡菜籍?好吧,我懒得去验证,反正这里暂且不讨论国籍问题)……客观点说,上次我也看过一次他的辩论性质的谈话节目,是个关于小三的话题,于是,在看之前及之初,我对那位美女小三都是不太认同的,但是这位神奇的江先生就是能够用他无比偏颇的言辞让我看到最后不得不倒戈……回到周立波和小沈阳的问题。当周立波支持方的嘉宾说了某些话语只能在特定的语言环境才能体会这一点时,江先生马上抓住不放了,他说就是这个问题就能证明小沈阳才能更长久。到底哪个能长久我不好评论,但是就光江先生这个因为所以,在我看来是很没有逻辑道理的。尽管现在普通话是通行话语,但是毕竟中国很大,每个地域都有其沉淀多年的文化,外人如果不是特意学习是无法体会的,我们现在勉强看一看北方文化的小品,也只是看个热闹,真要说搞笑,很多笑点我们也是不明白、莫名其妙的,当然江先生如果要搬出数据说理解北方文化的人比不明白的人要多很多,那我也无话可说。
说实话,上个世纪的相声是很不错的,到现在德云社的相声,虽然只是听片段,但也觉得还可以。然后还有上个世纪的《我爱我家》。其实,在我看来,我爱我家之所以可以在整个中国都能接受,因为它反映的是一个时代,而不是一个地域,包括其中对人物性格的刻画也是相当现实的,没有一个人是完美的,大家都有其欠缺的地方也有其可爱之处。观众看完笑完之后,又有一些些自己的思考。那么,小沈阳呢?说实话,除了那一身类苏格兰裙以外,我啥都没记住,囧。如果只是图一个视觉和听觉上纯感官上的刺激的话,我还真没法说服自己喜欢这玩意儿。当然萝卜青菜,各有所爱,我们自然是不能因为自己的喜恶来强求别人。可惜的是,非得有人来强求你……周立波支持方的嘉宾其实从来没有说什么要把周立波发扬到全国,论题也是说远,远这个概念并不一定是地域上的,而在最后登场的童老师也明确表示了,要把海派文化推到全国是不现实的,但是就在海派文化影响的范围内,只要周先生与时俱进自然是能够长久下去。但可惜,对方的嘉宾却还是要死死的揪住小沈阳说的话大家都能听懂这一点来说事,上面已经说过关于听懂字和听到意思是两码事了;另外,这些人烦不烦啊,除了吉林省吉林市的人,北方还真没几个能好好说普通话的,你们带着夸张的卷舌儿和奇怪的尾音就叫普通话,南方人因为不习惯卷舌就要被讥笑,太奇怪了吧。
再有一点让我不爽的是,那些个非吴语系的人。。。你们把我们这些同是吴语系的城市放哪里啊?以为上海话还真就上海人能听懂啊?整个吴语系的人之间,多少都能用方言交流的,好伐。我也是从小看上海滑稽戏或者电视喜剧长大的,好伐。而且,在上海滑稽戏里面,不光是上海话,几乎所有吴语系,以及周边城市的方言都会有的,而且如童老师说的,上海滑稽戏方面,讲究的就是人物性格刻画,对于语言类舞台表演艺术来说,人物性格是很重要的。类同《我爱我家》,每个人物都有其可爱之处,也有可恨之处,并且让你笑完之后还能反过来反省自己,因为这些性格在我们自身以及周围人身上都多少能够发现的。而且每一位滑稽戏演员的模仿能力都很彪悍……

好吧,我承认我是讨厌北方文化对非北方语系的侵略,我们学普通话已经够让步了。。。凭什么我们的文化就不是文化?就非得顺着你们的文化习惯啊……说到底普通话也不是什么正宗的中原话!更何况,我们也没打算要让海派文化发扬到全国啊,在自己地盘上开心开心还不准了啊……你看上海小姑娘要是碰到个外地人还不是乖乖的说普通话嘛,你要拽着一老太太非得让她说普通话,那就太过了,人说了一辈子的方言,普通话只有在电视里面看看,她也想说来着,可惜舌头不听话的呀,哪能这样强求人的……


p.s.关于周先生那个比喻,"媒体最喜欢拿我和郭德纲、赵本山相比,更有甚者,居然拿我和小沈阳比。但我觉得,这是一种不负责任的比较,文化和文化是没有可比性的。如果把我比作消化系统,郭德纲比作循环系统,赵本山比作呼吸系统,小沈阳比作排泄系统,那少了我就会撑死,少了赵本山要憋死,少了小沈阳就胀死了。南北文化,没有谁重要谁不重要,大家都有存在的价值。"江先生总认为周先生是故意贬低小沈阳,用排泄系统,那么,我想说,周先生在这个地方并没有用一些低俗的词,而是用了生物上面的XX系统的说法,他最终想要表达的是一个都不能少的意思。如果江先生非要觉得排泄系统的重点不在于其不可缺少性,而在于不文明的话,那么祝他的后代没有这么不文明的低俗器官吧……(上帝啊,我忏悔,居然说了这么不人道的话。。。)江先生这样的想法让我又想到了前阵子郭四娘对H少的回应,关于H少说自己跟四娘男女有别。其实,在我看来,H少也是随口跟记者表达他跟四娘是两种性质的人,但并没有表述孰好孰坏,但是呢,四娘就怨妇了,他说,H少,你这是对全体女性的侮辱……这句话,有两种解释的方向:1、四娘终于认清了事实,他自己就是一妖人存在,把他跟广大女性并列在一起,自然就是对女性的侮辱,但是我觉得就其自恋的程度,大概只是脑筋断掉没理清逻辑关系的说错话,那么就产生了第二种解释;2、四娘本人潜意识中就认为女性是降了一个级别的,所以在听到H少说男女有别之后,就自动自发的代入了,在心虚的人身上很容易发生自我代入现象,所谓说者无意,听者有心,于是就将自己和H少之间的爱恨情仇一下就提高到H少和广大女性同胞之间的战争……可惜效果不理想,大多女性看客都很开心的选择第一种解释。。。
Zero | Comment:1 | Track Back:0 |
<<高碳一日 | HOME | 东京少女>>

Comment

啥意思 留个言还这么复杂
2010-01-28 Thu 14:23 | URL | zn [ 編集]

Comment Post















Only the blog owner will see your message.

Track Back

| HOME |